搜索
当前位置: 苹果彩票注册 > 斑胸草雀 >

去美术馆碰睹 168 只斑胸草雀和一场展览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5 18:38 | 查看: | 回复:

  168 只斑胸草雀,在封闭的沙地间擦身而过,周围是绵密而散漫的吉他声响,间或有鸟叫——这大概是九月最接近于梦境的一次感官体验。

  这是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秋季大展《生声不息》中的一个截面,来自法国艺术家塞莱斯特·布谢-穆日诺(Céleste Boursier-Mougenot)的手笔。这场个展囊括了 6 件大型声音装置,其中,刚刚提到的《此地入耳》是塞莱斯特最知名的代表作。

  《此地入耳》是一件大型的场域特定艺术,被布置在美术馆狭长的旋转空间内,供观众自上而下,穿行在其间参观。你会看到地面上零星摆放着电吉他、贝斯、鸟巢、扩音器和效果器,斑胸草雀们循着鸟食在其间穿梭停落,停在琴弦上时,振动而成的声响随着电流传输,在声音设备的处理、扩大和回响之下,合着鸟叫,弥漫在狭长的空间中,如轻风过耳。

  你大可把它看作是一件实验音乐作品。对塞莱斯特来说,整件作品的构成方式类似于一种“操控下的自由编曲”——他事先设置好了吉他和贝斯的调音,使得琴弦振动所生成的无序声响在传入观众耳朵时,成为一种和谐的乐音。“关键要记住,我所创造的终究是乐音,而非噪音”。

  在采访中,这位做实验音乐出身的法国人向我着重强调了“操控”和“自由”这两个概念。“对我来说,全然的‘自然的声音’是不存在的。自然和人造的声音没有区别,他们都是声音体验。我并不是有意识地制造一段音乐,而是制造一个发生音乐的可能。”

  “比方说,我会在家中将同一张唱片播放一整个星期,在这个时空中,我所听到的音乐不只是唱片机所精准发出的钢琴声本身,还混入了窗外的车水马龙,厨房里的洗碗声,等等等等。它们是自然发生的,是一体的。”

  这种在“操控”和“自由”之间挖掘可能的逻辑,是塞莱斯特二十年来不断探索的创作思路,是基于他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自由意志与不可知性这类问题的宏观思考。

  英国《卫报》曾对塞莱斯特的创作做出过这样的评价:“他的创作与美国实验音乐作曲家 John Cage 的理念不谋而合:‘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音乐’。但塞莱斯特并没有像凯奇一样把创作浸入充斥着日常生活的无序之声中,而是通过精心的编排营造出充满随机的场合。”

  展览中的最后一件作品《趋势》精准诠释了这一逻辑。210 只白色瓷碗漂浮在蓝色的水池当中,随水波相遇,碰撞,分离,撞击声由麦克风放大后,在半开放的空间中回响。整件作品如永动机般,由无数个偶发的瞬间汇集成极具禅意的叮咚乐章。

  这是一种混沌的力量。所谓“生声不息”,即展览的法文标题“SONSARA”指的即是“Son(声音)”和“Samsara(轮回)”,是无休无止的声音响动中,对生命无可预测又回环往复的暗喻。

  塞莱斯特钟爱音乐,他认为音乐是一种最能让人直观地体验无形、感知抽象的媒介,于他个人而言,更是接近于“兴奋剂”的存在,“听到音乐时,我就像充上了电一样”。

  但不仅仅是音乐,不仅仅是声音。在塞莱斯特的作品中,听觉是与视觉和触觉,乃至整个身体的运动体验紧密交织的。他不希望观众只是简单地聆听,而是让观众专注于此时此地。

  比如,在这次展览的入场作品《编舞》中,他在四层楼高的扶梯上铺设了一块块巨大的鹅卵石,让观众攀爬于其间,感受自己的身体和呼吸。

  在比如,上至四楼平台,走入展览入口后,观众便会被能见度不足十米的雾气重重包裹,这便是他的作品《雾》。在视觉被雾气限制住后,观众的其他感官被瞬时放大——不只是听觉上的嗡嗡声响,还有雾气在皮肤间流动所所带来的异样触感。光是模糊的,声是压迫的,而空气则变成了有形的流体。

  这便是塞莱斯特一直以来的追求,也是这场展览的迷人之处所在——将不同维度的感官如和弦般相叠加,构筑成一座沉浸式的剧场。观众踏入其中,也成了戏剧的一员,闭上眼睛,做个梦就好。

  “一个有趣的巧合是,我第一次来这座美术馆后,告诉我的策展人,希望能反转观众步行的路线,让他们的从顶楼开始,向下参观。他们告诉我,建筑师原本就是这么设计的。”

本文链接:http://netvinyls.com/banxiongcaoque/202.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